愛榮姑姑的“夢”(小說)
發布日期:2020年8月24日  來源:鶴崗礦工報 作者: 周脈明      
    愛榮姑姑去世的時候是帶著微笑走的。我從火車站把愛榮姑姑的兒子、兒媳和孫子從火車站接進病房不到一刻鐘,她慢慢閉上了眼睛……
    愛榮姑姑是我父親的堂姐,因為我爺爺沒有姑娘,所以就把愛榮姑姑過繼過來給爺爺當姑娘。愛榮姑姑去世的前三天,我就覺得她有點反常,口中竟然哼起平時經常哼唱的變調的《新四軍軍歌》:“……抗戰建國,高舉獨立自由的旗幟, 東進,東進!我們是鐵的新四軍!”
    有時候憋得她喘不上來氣,醫生不得不把拔了半個月的氧氣管又重新給她插到鼻孔里。于是,我就偷偷地給遠在江蘇漣水的表弟——愛榮姑姑的親生兒子楊鶴掛了電話,告知了她愛榮姑姑的異常。其實,楊鶴夫婦從醫院剛剛回到漣水不到兩個月,但是我給他打電話的另一個重要的原因,想讓他帶著他的生父來和愛榮姑姑見最后一面。
    那年,年僅16歲的愛榮姑姑當了一名新四軍戰地醫院的護士。1941年1月4日,皖南的新四軍軍部直屬部隊等9000余人,在軍長葉挺和副軍長項英的率領下開始北移。1月6日,當部隊到達皖南涇縣茂林地區時,遭到國民黨7個師約80000人的突然襲擊。新四軍英勇抗擊,激戰7晝夜,終因眾寡懸殊,彈盡糧絕,除約2000余人分散突圍外,大部分壯烈犧牲或被俘,這就是震驚中外的“皖南事變”。幸運的是愛榮姑姑就是這2000余人之一。當時,愛榮姑姑所在的醫院也被打散了,她胳膊上還受了傷,孤身一人不但害怕而且路又不熟,趁著天黑,脫掉新四軍軍服,從路邊一位“死倒兒”的身上扒下一身襤褸的衣服穿上就向南方跑,一直到天放亮,她再也沒有力氣跑了,腳下發軟,便一頭栽倒在道邊一片草窠里。
    當她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躺在一家老百姓的床上,胳膊傷口上纏著塊藍布,浸出了一點點血。一位老太太手里端著碗稀粥,旁邊還有一位二十多歲的小伙子,兩個人正在床邊注視著她,原來是小伙子和老太太救了她。老太太和小伙子是漣水人,小伙子叫楊箕,老太太是他的母親,母子二人來安徽地界走親戚,結果因為打仗被耽擱在這里了。過了一個星期,槍聲和炮聲漸漸地消停點了,母子倆要回漣水了,他們見愛榮姑姑無依無靠,便帶著她一起來到了漣水。愛榮姑姑別無選擇,聽說自己的部隊都被打沒了,目前自己最主要的任務就是養傷、保命。
    愛榮姑姑跟著母子二人來到漣水后,過了不長時間,傷就養好了。她跟著楊箕學會了插秧、學會了滑船、學會了捕魚……同時她也收獲了和楊箕的愛情。
    一年后,楊箕和愛榮姑姑的愛情結晶——楊鶴出生了。隨著日本鬼子侵占了華中、華北等大半個中國,整個水鄉也陷入了餓殍滿地,民不聊生的地步。本該幸福的三代之家無法享受天倫之樂。這時候,愛榮姑姑通過地下黨組織得知,共產黨已經重建了新四軍,正在積極尋找失散的舊部。愛榮姑姑只好忍痛舍棄了幼子和丈夫回到了新四軍戰地醫院。隨著部隊打仗轉移,漸漸地愛榮姑姑便和丈夫失去了聯系。
    當抗日戰爭結束后,愛榮姑姑本想去漣水尋找丈夫和孩子,可是解放戰爭又開始了,愛榮姑姑責無旁貸地投入到爭取民主和自由、創建新中國的戰爭中去。
    三年后,當愛榮姑姑來到漣水丈夫面前時,丈夫已經和本村的一位普通女性結婚了。原來楊箕得到消息,三年前妻子就犧牲了,他還拿出了當地政府和部隊有關部門出具的愛榮姑姑的犧牲通知書。愛榮姑姑欲哭無淚,更加痛恨戰爭。
    愛榮姑姑辭別了年幼的兒子楊鶴和楊箕回到了家鄉,被安排在當地政府部門成了一位鄉鎮干部,一直到退休,可是她一直單身未嫁。大家都曾經給她姑姑介紹過對象,有的各方面條件還很不錯,可是愛榮姑姑就是不同意。私下里有人說,她在戰爭中受過傷,導致了不能懷孕,不好意思再嫁人了;有人說,她還惦記著漣水的丈夫和孩子;有人說,愛榮姑姑受戰爭和被丈夫拋棄所刺激,精神有點古怪……但是,無論哪一種猜測,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愛榮姑姑遠在漣水的兒子楊鶴長大結婚后,經常帶著愛人來探望愛榮姑姑。有了孩子后,一家三口來。楊鶴不止一次地讓我勸勸愛榮姑姑,跟他去漣水,可是愛榮姑姑堅決不去。我也建議楊鶴勸勸他的父親來北方,可是那老頭也是搖頭。令楊鶴左右為難,生活在北方,漣水的爸爸和繼母沒人照看,因為繼母不會生養。生活在南方,親生母親又照顧不了。好在愛榮姑姑有我這個侄兒在身邊,何況平常身體還很硬朗,一般情況下,也不用別人照料。
    愛榮姑姑在去世前的這半年生活才不能自理了,需要身邊有人照顧。從愛榮姑姑去世前的言語之中,我感覺到她對楊鶴的父親一往情深,沒人的時候特別愛哼《新四軍軍歌》。我從愛榮姑姑的眼神和歌聲中似乎捕捉到了她的一個夢,一個從16歲就開始編織著的夢。于是,我給楊鶴打了電話,是不是讓他的父親來和愛榮姑姑見上一面?以圓老人的這個夢。沒想到楊鶴把我的意思和父親、繼母一說,兩位老人立刻隨楊鶴一起趕來了。
    那天,已經花白頭發的楊箕老夫婦倆走進愛榮姑姑的病房,來到床前時,愛榮姑姑先是一愣,片刻后臉上出現了少有的紅暈和笑容。愛榮姑姑的手費力地動了動,沒有抬起來。楊箕老人趕忙把愛榮姑姑的手緊緊地攥在自己的手中顫著聲音說道:“你……這么多年,咋……過來的……”這時候,愛榮姑姑的眼角流出了淚水,可是臉上依舊帶著笑容,直至她停止了呼吸……
   友情鏈接
中國煤炭資源網
中國煤炭科技創新網
黑龍江龍煤集團網
    Copyright ? 2014 - 2015 黑龍江龍煤鶴崗礦業有限責任公司      黑ICP備:13001181號
广西福彩网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