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白,那一坡盛開的高山杜鵑
發布日期:2020年8月11日  來源:鶴崗礦工報 作者: 陳大威      
    劍指蒼穹、仰天長嘯的長白山啊,為什么在你火焰熄滅后的浮石之上,竟坐地生根、綻開了滿山遍野的高山杜鵑?那一坡坡的杜鵑花啊,破雪而出,白如縞素,紅的滴血。
    長白山,你是怎樣的一座山喲,從山腳到頂峰,竟跨過了本該日月漫長的一年四季,穿越了一個罕見的垂直高山氣候植物帶,只是永遠翻不過,翻不過當年那部血跡斑駁卻又光彩照人的歷史。
    長白山的崇山峻嶺應該記得,這里曾活躍著一支東北抗日聯軍隊伍,它的領頭人之一就是楊靖宇將軍。這是我們黨活躍在東北淪陷區的一支重要抗日武裝。
    長白山轟鳴不絕的松濤應當記得,那是1935年8月1日,中國共產黨向全國同胞再次發出的抗日救亡的緊急呼吁:
   “我國家、我民族正處于千鈞一發的生死關頭。抗日則生,不抗日則死。抗日救國是每個同胞的神圣天職!”
    “我北方各省又繼東北四省之后而實際淪亡了。”
    “領土一省又一省地被人侵占,人民千萬又千萬地被奴役,城村一處又一處地被血洗,僑胞一批又一批地被人驅逐,一切內政外交被人干涉,這還能算什么國家?!這還能算什么民族?!”
    “我們能坐視國亡族滅而不起來自救嗎?”
    “不能,絕對不能!”
    這一聲聲悲憤的呼喚,一聲聲啼血的吶喊,在大江南北撞擊回蕩,在白山黑水間不絕回響。
    “起來!不愿做奴隸的人們!把我們的血肉,筑成新的長城!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,每個人被迫發出最后的吼聲。起來!起來!!起來!!!”
    抗日的烽火遍地燃燒!抗日的大旗在風中獵獵作響。硝煙彌漫,血雨腥風,中華民族正在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中經歷生與死、興與亡的考驗!
    長白山的原始森林應該記得,在那人跡罕見、雪深過膝、極度嚴寒的大山深處,有多少抗聯戰士忍饑挨餓、缺衣少穿、負傷流血,為了祖國、為了民族在與日軍和偽軍作戰周旋?
    東北的黑土地也清晰的記得,在白山黑水之間,活躍著各路抗日大軍,他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,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,從無到有,發展壯大,與敵人展開了殊死的搏斗,極大地配合了我正面戰場的抗日戰爭。楊靖宇等一個個英雄的名字如星斗,照亮了黑暗的夜空,令敵人心顫膽寒。
    “松花江水流不停,不滅日寇心不平。長白山上英雄多,數著那楊靖宇楊司令。”每逢國難出英雄,百姓稱贊抗日英雄的歌謠在崇山峻嶺中到處傳唱,久久回蕩。
    隨著戰爭不斷向縱深推進,鬼子愈發窮兇極惡,剿滅我抗聯之心愈加急迫。被日寇視為心腹之患的抗聯隊伍,在日偽軍“治安肅正” 、“鐵壁合圍”的層層圍剿中艱難生存、艱苦轉戰。
    然而,最可恨的不是敵情的復雜多變,不是環境的艱苦卓絕,而是有人經受不住革命的考驗,紛紛投敵變節。一路軍一師師長兼政委程斌叛變了,率部下115人投靠了日軍,成了對抗聯破壞力最大的“討伐隊”;警衛旅一團的丁參謀叛變了,全盤供出了楊靖宇的秘密行動路線;在最危急的關頭,警衛隊的特衛排長也叛變了,他可是楊將軍身邊最信任的人!
    意志總是在最危難的時刻經受考驗;革命與反革命、英雄與敗類竟在這一念之差!
    二月的關東,春天到來之前最寒冷的季節。
    楊靖宇將軍和他身邊僅剩的七名戰士已經連續多天沒有進食,化整為零、分散突圍的他們再次被漢奸帶領的警察大隊發現,鬼子立即派叛徒程斌等“挺進隊”,對楊靖宇四路合圍。楊靖宇沉著應戰、巧妙應對,再次沖出重圍,除了轉移的傷員,他身邊只剩下兩名警衛戰士。他拿出一些錢來,讓兩位戰士去村莊換些吃的,但都不幸犧牲。一張大網迅速向楊靖宇收緊,楊將軍身邊已經沒有了戰士,但他有槍有子彈,有的是頑強不屈和堅定的信念。他是聲名遠揚的將軍,眼下更是無所畏懼的抗日戰士。
    已經連續作戰70多天、十幾天粒米未進的楊靖宇,生命能量即將耗盡,不得不冒險親自去弄些食物。他看到了四個貌似上山砍柴的人:“我是楊靖宇,給你們錢,替我買些糧食和衣物來吧,我就在這等你們。”然而等來的卻是獰笑的日軍和無恥的偽軍,還有那個收了他的錢又來給敵人帶路的 “砍柴人”!
    楊靖宇使出全身力氣在樹林中奔跑,他像一頭獅子、一只長白猛虎。敵人分兩路追趕包抄,并不時的喊話,勸楊靖宇繳械投降,他們想生擒楊司令。精疲力竭的楊靖宇實在跑不動了,他靠在一棵擰勁子樹上,手使雙槍狠狠地打。敵人層層包圍上來了,離他最近的敵人只有30米。楊靖宇清楚他的最后時刻到了,他要用生命踐行他的誓言:生為革命生,死為抗日死!沮喪的日本警佐看到勸降無望,不得不下令:“干掉他!”躲在他身旁的機槍手朝楊靖宇的胸部一個點射,楊將軍倒在了他一生最熱愛的關東大地上,熱血染紅了身下那片厚厚的沃雪。
    “誰是抗聯投降的?滾出來我有話說!”這是楊靖宇最后的厲聲怒斥。將軍倒下了,他的眼睛卻怒目圓睜著,不肯閉合。他是在看這個千瘡百孔、積貧積弱的中國,怎么會有這么多膽小鬼、這么多為了茍活而出賣良心、出賣自由、出賣靈魂、出賣祖國的畜生!他死死地盯著那些叛徒,那個曾經是他的一路軍一師的機槍射手,就是這個人在日軍指揮下向他發出的致命點射;還有那些個猥瑣不堪的人曾經是他的戰士、他的兄弟,跟著他一起打過日本鬼子,現在,現在卻又站在了鬼子一邊,端著槍指向自己。這些叛徒、這些敗類、這些禽獸不如的狗東西!這一次他真的震怒了,鮮血從他的胸口、他的嘴角噴射了出來。樹上的雪應聲紛紛墜落,覆蓋在烈士高大的身軀上。
    他的耳畔傳來了一陣風聲,那風聲中分明是東北抗日聯軍統一軍隊建制的宣言:“我們深信中國的抗日救國事業必然會獲得成功與勝利!”他的眼睛還是不肯閉合,他的目光看向更遠方,他看到了,看到了抗日烽火正在獵獵燃燒,國共兩黨正在為挽救民族危亡再次放棄前嫌、攜手聯合,奮勇殺敵。那里依稀有紅旗在搖動,在飄揚——那是人民的希冀,新中國的希望!
    中國的心在痛著,我們的心在抽搐。英雄倒下的那一剎那,我們終于明白了,明白了為什么當年面對一個區區彈丸島國的侵略,我有著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國卻那么孱弱不堪一擊;為什么一場全民族的抗日戰爭,竟在東北打了十四年和在全國打了長達八年之久?僅僅是由于器不如人嗎?僅僅是由于積貧積弱嗎?種種原委之外,應該還有漢奸、叛徒那讓人不齒的洗刷不掉的奴性!
    戰爭,不僅是一場國力的對搏較量,更是一場民族意志、民族精神、民族血性的角力比拼。
    1940年2月24日,鬼子讓叛徒用鍘刀鍘下了楊靖宇的頭顱,送到日本關東軍司令部邀功請賞。日軍又殘忍地剖開楊將軍的腹部,他們想看看將軍這么多天究竟是靠吃什么活著、支撐著。楊靖宇的胃腸里沒有一粒糧食,有的只是沒有消化掉的冬季的干草,還有伴著積雪吞咽進去的棉絮。楊靖宇,這位中國的抗日民族英雄,生前死后都讓他的敵人敬畏、膽寒。楊靖宇,這位抗日鐵血男兒,生前和犧牲后都讓中國人民無比敬仰!
    “滿天星,數不清,東邊道,出英雄。
    抗日英雄無其數,楊靖宇數第一名。”
    ——這民謠是當年東北人民對打出了威名的楊靖宇將軍的敬佩和歌頌,不脛而走。
    “灑熱血,遍地紅,楊靖宇是真英雄。
    萬古千秋留美名,永遠活在人心中。”
    ——這是在烈士犧牲18年后,新中國在吉林通化靖宇烈士陵園舉辦的公祭安葬大會上,當地老百姓動情演唱的一首歌。那一天,楊靖宇的遺首被運到當年犧牲的地方,和遺體對接后重新入葬。那一天,毛澤東、劉少奇、周恩來、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曾經的抗聯戰友,朝鮮領導人金日成主席為烈士敬獻了花圈與挽聯。
    如今的長白山啊,山還是當年那座山,只是那聳立的山峰,更像是烈士永遠向天高昂的不屈頭顱;水還是那池水,只是那群峰之間鑲嵌的一池天水,更像是烈士圓睜的不肯閉合的眼眸。他們在傾聽,傾聽他們為之奮斗、為之流血犧牲的祖國如今那咚咚作響的前進步履;他們在注目,注目著中華民族是如何在黨的領導下團結奮進,為著一個偉大的復興!
    林海雪原,松濤陣陣;長白山上,杜鵑花紅。依稀間,我們仿佛又聽到“親愛的同志們團結起,從敵人精銳的刀槍下,奪回來失去的我國土……” 那當年楊靖宇將軍親手執筆的抗聯第一路軍軍歌,字字鏗鏘地在大山之間不絕回響。
    長白山,你是怎樣一座山喲,如今我知道了,為什么在你火焰熄滅后的浮石之上,竟坐地生根、綻開了滿山遍野的高山杜鵑——那是民族的氣節、民族的精神,是為國犧牲的烈士們一張張清晰面孔,是一個優秀的民族經歷了浩劫之后重新綻放的燦爛笑容。
    哦,我的挺拔向上、直指蒼穹、不肯俯首的長白山啊;我的金戈鐵馬、仰天長嘯、見證歷史的長白山;我的破雪而出、絕地逢生、鋪滿鮮花的長白山;我的冷峻肅穆卻又柔情似水、風情萬種的長白山啊!如今,正在回望歷史,笑對未來。那悼念先烈的花兒如月,白若靜雪;那鮮血浸紅的花兒像是一輪噴薄而出的朝陽,一簇簇照亮山河、永不熄滅的烈烈火焰!
   友情鏈接
中國煤炭資源網
中國煤炭科技創新網
黑龍江龍煤集團網
    Copyright ? 2014 - 2015 黑龍江龍煤鶴崗礦業有限責任公司      黑ICP備:13001181號
广西福彩网-欢迎您